1. 大峰、熊野三山以及高野山三座圣地坐落在纪伊山地茂密的森林中,俯瞰太平洋,它们通过多条参拜古道连接奈良和京都两个古都,反映出根植于日本自然崇拜古老传统的神道教与自中国和朝鲜半岛引入日本的佛教的相互融合。该遗址(面积为495.3公顷)及其周围的森林景观是1200多年来持续保留完好的圣山传统的写照。这个地区连同其丰富的小溪、河流和瀑布仍然是日本现存文化的一部分,每年吸引多达1500万游客来参拜和游览。三个遗址内都有神殿,有些神殿甚至修建于9世纪。

  2. 在奈良县的法隆寺地区,约有48座佛教建筑,其中有一些建于公元7世纪末至8世纪初,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这些木结构建筑杰作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它们展现了中国佛教建筑与日本文化的艺术融合历史,还在于它们标志着宗教史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因为修建这些建筑的时候正是中国佛教经朝鲜半岛传入日本的时期。

  3. 这座著名的佛教圣殿,建于公元8世纪至9世纪,位于爪哇岛中部。整个建筑分为三层。基座是五个同心方台,呈角锥体;中间是三个环形平台,呈圆锥体;顶端是佛塔。四周围墙和栏杆饰以浅浮雕,总面积2500平方米。围绕着环形平台有72座透雕细工的印度塔,内有佛龛,每个佛龛供奉一尊佛像。该遗址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援助下于20世纪70年代得以重建。

  4. 菩提伽耶的摩诃菩提寺是与佛祖生前生活紧密联系的四个圣地之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是佛祖得道的地方。寺庙最早是阿育王于公元前3世纪建造的,现存的寺庙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到6世纪。菩提伽耶的摩诃菩提寺是笈多王朝后期以来印度现存的最早的全部为砖石结构的佛教寺庙之一。

  5. 桑吉佛教建筑群距离博帕尔约40公里,坐落在小山上,俯瞰着平原。古迹由一组佛教建筑群构成,包括巨石石柱、宫殿、庙宇和寺院。这些建筑的历史大多可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它们都不同程度地保存了下来。在12世纪前这里一直是印度佛教的教理中心,目前它是现存最古老的佛教圣地。

  6. 阿旃陀最初的佛教石窟始建于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公元5世纪至6世纪的笈多时期,更多精心修饰的石窟又被添加到原有的石窟群中。阿旃陀石窟的绘画和雕塑,是佛教艺术的经典之作,具有相当重要的艺术影响力。

  7. 云岗石窟,位于山西省大同市,现存洞窟252座、石像51 000尊,代表了5世纪至6世纪时期中国高超的佛教艺术成就。“昙曜五窟”整体布局严整,风格和谐统一,是中国佛教艺术发展史的第一个巅峰。

  8. 大足地区的险峻山崖上保存着绝无仅有的系列石刻,时间跨度从公元9世纪到13世纪。这些石刻以其极高的艺术品质、丰富多变的题材而闻名遐迩,从世俗到宗教,鲜明地反映了中国这一时期的日常社会生活,充分证明了这一时期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和谐相处局面。

  9. 莫高窟地处丝绸之路的一个战略要点。它不仅是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同时也是宗教、文化和知识的交汇处。莫高窟的492个小石窟和洞穴庙宇,以其雕像和壁画闻名于世,展示了延续千年的佛教艺术。   敦煌莫高窟,又称"千佛洞",位于甘肃省敦煌市东南25公里处的鸣沙山东麓。这里也是闻名世界的"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人类历史上的四大文明体系:中国、印度、伊斯兰和欧美文化体系都戏剧性地在这里交流与融汇。   

  10. 展示独立之美,屹立于树林和湖泊之上,经常被积雪覆盖的成层火山——世界闻名的富士山,长久地给艺术家和诗人们以灵感,并且一直是朝圣的对象。富士山在日本艺术中的出现可以追溯到11世纪,19世纪出版物使其成为日本的一张国际名片,并对西方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遗产共有25处能反映富士山美景精华的景点,12世纪,它成为包括神道在内的苦行佛教培训中心,在最高为3776米的山脉的1500米以上的部分,有朝圣路线以及火山口神社,山下有山本浅间神社、推技馆(Oshi lodging houses)以及天然的火山地貌,如熔岩树模、湖泊、泉水和瀑布等圣地。

  11. 位于黄海北道省开城市,该遗址包含12个独立的部分,它们共同见证了高丽王朝在10至14世纪的历史与文化。前首都开城的风水布局、宫殿、机构和陵墓,城墙以及城门体现出该国历史上关键时代的政治、文化、哲学和精神价值观念。被记入的古迹还包括一个天文和气象观测台,两所学校(其中一所专用于教育国家官员)以及一座纪念石碑。该遗址见证了东亚从佛教到新儒学的过渡以及朝鲜在高丽王朝统一之前的各种文化精神和政治价值观念的同化。该址的规划和其纪念碑的建筑明显体现了佛教、儒家、道教和风水概念的融合。

这里可以加入一段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