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遗产之争 中韩政府同意从学术层面解决

时间:2013-05-11 01:32:40 点击: 【字体: 收藏

  当7月1日中午中国申报的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项目通过了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审议,成为中国第30个世界遗产地的第二天,同样参加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韩国代表团在2日向与会各国主要人士分发了一本名为《高句丽的古墓壁画》的书籍,强调高句丽的古墓壁画是能够证明东北亚形成“独立文化圈”的历史证据和重要的文化遗产。其根本目的在于证明,高句丽是今天朝鲜民族的祖先,而高句丽的历史,应该是朝鲜而不是中国的历史。韩国《朝鲜日报》甚至报道说,有韩国教授从国外收购的数张地图,能证明中国东北某些地方乃是朝鲜民族祖先的领土。

  中国对此反应理智而冷静。中国学者认为,应该本着历史的、科学的态度去看待高句丽古代文明,不能将问题带到现代政治中

  主笔◎蔡伟

  “我们要在国内掀起‘高句丽’热潮,让中国明白,7000万韩国人心中的‘高句丽梦想’是不能抹去的。”这种充满民族狂热的语句是韩国第一大报《朝鲜日报》引用韩国学术界的言论。他们要求对中国将高句丽定义为中国的地方政权,韩国政府不应只在口头上采取对策,应采取实际行动。韩国外交通商部文化外交局长朴兴信7月5日表示,韩国政府的基本立场是,“决不能接受把高句丽史编入中国历史的中国的立场。我们将通过外交渠道确认中国媒体的报道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之后再探索对策。”此后韩国政府国政宣传处处长郑顺均表示,政府于7月16日上午在总理公馆举行了由国务总理李海瓒主持的国政悬案政策调整会议,决定成立以相关部门局长级人士组成的“高句丽史相关事务对策协商会”,目的之一是“尽早为处理高句丽史争论作好必要的准备”。   由韩国发动的学术和舆论攻势在中国高句丽申遗前后早已来势汹涌。6月28~30日,来自蒙古、俄罗斯、土耳其和日本等国的部分学者聚集汉城世宗文化会馆,参加由韩国高句丽研究会发起的主题为“高句丽的认同性”的国际学术会议。韩国鲜文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甚至在其作品《在渤海寻找韩国古代文化的秘密》中主张:“我国文化的发源地应该在以渤海湾为中心,包括韩半岛北部、辽东半岛、辽宁省、河北省和山东半岛在内的渤海文化圈寻找。”

  对于位于中国辽宁(搜狐编者注:应为中国吉林省)集安市周边的高句丽遗址,中韩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光明日报》曾发表的题为《试论高句丽历史研究的几个问题》的文章。对文章指出的“高句丽政权的性质应是受中原王朝制约和地方政权管辖的古代边疆民族政权”这一观点,朝鲜和韩国共同展开了攻击。韩国学者以“隋朝和唐朝的皇帝能御驾亲征,与自己的地方政权的将领乙支文德和杨万春展开殊死决斗吗”为论据,质疑隋唐对高句丽的中央领导地位。民族主义的情绪显然影响了学术上的判断。   韩国汉阳大学教授慎镛厦甚至撰文,声称这是“历史帝国主义”。这一严厉的攻击口吻,让人怀疑韩国是否还记得万历朝鲜之役(朝鲜称为壬辰卫国战争)的历史:当时朝鲜国王在日军侵略时欲“亡于天子之国”;而在明朝灭亡后,出于对明朝的感激和忠诚,朝鲜李朝视清朝为犬羊夷狄,私下称清帝为“胡皇”,称清使为“虏使”。除对清朝的公文贺表之外,一切内部公文,包括王陵、宗庙、文庙祭享祝文,仍用崇祯年号。直到清末,仍有私人笔记书写崇祯年号,以至竟然有“崇祯二百六十五年”的纪年。

  对朝鲜媒体对于高句丽事件的激烈言论,中国学者认为,应该本着历史、科学的态度去看待高句丽古代文明,不能将问题带到现代政治中。中华民族和朝鲜半岛上的民族历史,是不应也不能被硬性割裂开来的。从明清两代,中朝之间的“宗藩关系”,使得朝鲜在多次受日本入侵时获得中原的全力支持。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在复旦大学的演讲中就曾说道:“16世纪末,日本为了侵略当时的明朝,要求朝鲜王朝借道。朝鲜王朝予以拒绝,于是日本侵略了朝鲜。那时明朝出兵韩半岛,为击退日本侵略军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作出了莫大的牺牲。朝鲜王朝不忘旧恩,祭祀往朝鲜派兵的明崇祯皇帝,一直到朝鲜王朝灭亡为止,历时300年。”

  中国和韩国当前的关系,按照韩国驻华大使金夏中的说法:“中国与韩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签署的外交关系中是最好的。”根据今年4月份韩国国内的舆论调查结果,63%的韩国执政党(开放的我们党)国会议员认为韩中关系比韩美关系重要。为此,对高句丽王陵遗址的争论,早在今年2月,中韩政府已经达成协议,从学术层次解决问题。


来源: 搜狐

TAG: 高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