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调查

时间:2013-05-11 01:33:18 点击: 【字体: 收藏

1966年8月,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百万群众,随后北京红卫兵走上街头,开始了以“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为目的的大规模青年学生运动,始称“破四旧”。其表现形式多为捣毁文物古迹、焚毁古籍档案……其直接后果导致大批中华民族文化遗产毁于一旦。
  40年后的今天,以“创收”为核心、以“保护”为由头的一场商业运动正在大江南北展开,当三江并流、都江堰、武当古刹等等文化古迹传出令人痛惜的消息时,我们不禁发现文化遗产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摇钱树,中国正进入另一种形态的“破四旧”!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林西齐报道 中国传统文化因为那些被冠以“世界文化遗产”称号的风光遗迹而得到发扬光大。5000年文明造就了25处这样的地方。然而,它们之中的大概十分之一由于过度开发而受到警告,有被取消名号的危险。商业化正在成为这些世界遗产的致命伤。

巨大的经济利益

申报世界遗产热近年来愈演愈烈。专家指出,这么做除了可以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外,其所能带来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是一大驱动力。
鲜为人知的平遥古城1997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身价陡增,变成新兴旅游目的地。门票收入从申报前的每年18万元猛增到500万元,当年旅游综合收入高达4800万元。同年被列入名录的云南丽江在2000年旅游综合收入达13.44亿元。安徽黄山更是由每年数百万元的收入增加到2亿元。
据悉,目前正在准备提出申报的项目就有上百个,是五年前的三倍。安徽古村落的申报成功引来上百个村镇群起效之,云南更是每年投入数百万元开展申报工作。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云南省花大力气申请下来的“三江并流”项目却因为要建水坝,而不惜准备予以破坏,这引起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环保人士的严重关切。

过度商业化开发


  商业开发的触角几乎伸到了中国的每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在武当山古建筑群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道观——复真观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由古建筑改建而成的三星级宾馆——“太子养生堂”。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家宾馆的投资者正是肩负文物保护职责的武当山文管所。
  作为道教圣地,武当山70公里长的古建筑群,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道教古建筑群。
  有关专家指出,“太子养生堂”现在的位置,是当年复真观中的客堂及北道房,也就是道人起居生活的地方,是联合国进行世界文化遗产考察时明确记录在案的古建筑,宾馆在装修改造过程中,全面改动了古建筑的内部结构,使文物遭到不可恢复的破坏,是一种严重违反《文物保护法》的行为。同时,木结构古建筑最怕水火,现在宾馆里面装了各种电路和上下水管道,不仅毁坏了文物,还会给周围的古建筑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而一个明显的教训是,武当山的遇真宫主殿已经惨遭过火灾。

公司化运作的苦果


  比商业化更可怕的是,公司化运作也已经引入了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曲阜孔府、孔庙、孔林就是这方面吞下恶果的典型代表。
一家名为曲阜孔子旅游公司的企业接管三孔景区后,为了使整个景区看起来更为光鲜,竟然做出了水洗该景区的荒唐举动,此后有关部门遮遮掩掩,文物遭到的严重破坏根本无法挽回。
  而正当全世界都为阿富汗前政府炸掉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而扼腕叹息的时候,承包乐山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一家公司则出了个奇招,将巴米扬大佛在乐山大佛的边上予以复制,欲建造所谓的“东方佛都”。而世界遗产的一部分——麻浩崖墓则惨遭蹂躏。
  这个汉代乐山人仿生人住宅、凿山为室的墓葬形式,被史学界誉为“南安各墓之冠”,建于公元l世纪至4世纪,共有崖墓500多座。它以其丰富的文物遗存,真实反映了汉代乐山政冶经济、生活习俗、建筑、雕刻艺术以及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信息,完整地保存了世界现存最早的佛教石刻造像。1998年,麻浩崖墓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前的1996年12月,麻浩崖墓与乐山大佛一道,共同被列为“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成为了世界人民共同的珍宝。但是,在公司化操作下,这个墓葬未能幸免于难。
因此有专家在谈到公司操作世界遗产的时候指出,旅游公司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而不是保护。旅游公司或许颇谙经营之道,但文化素质和专业知识却令人不能恭维,难免不办出一些令人痛心疾首的外行之事。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TAG: 调查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