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博选址引发思考:五大遗产公案争论不绝

时间:2013-05-07 13:30:44 点击: 【字体: 收藏

  苏博选址争议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而从目前的态势看,在中国,由苏博事件引发的激烈争议,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都江堰:钓鱼工程都江堰是2259年前秦国蜀郡守李冰父子率众修建的伟大水利工程。
2000年,都江堰以其古老、科学、完整和无坝引水为特征的世界之最,被联合国收录世界文化遗产。

  2000年,都江堰管理局组织有关专家论证在都江堰上游修建紫坪铺水利水电工程,许多专家坚决反对。一位曾指导都江堰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专家向记者介绍:“如果不在上游建水库,都江堰很有可能同时申请世界自然遗产。”但该工程无视专家们的反对于2001年3月动工建设,工程总投资78亿,计划2005年竣工。

  3年后的今天,当紫坪铺工程渐近尾声时,都江堰管理局正式又把3前被否决的一个破坏更严重的配套工程——杨柳湖工程提了出来。由于各方压力,2003年8月,都江堰管理局暂停了杨柳湖工程的各项工作。但有关人员向媒体透露:“风头过后还会再修。”世界遗产专家们则表示:“决不能让它动工。”   争议焦点

  正方:上了紫坪铺工程,配套工程就不得不上。杨柳湖水库是紫坪铺电站的反调节工程,两者被称为“姐妹工程”,其上马有三大理由:一是为了解决年调节与日调节矛盾,如果不上马,都江堰现有的水调配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灌区将会出现严重缺水,甚至断水的情况;二是为了保护都江堰。紫坪铺电站的调峰运行会导致岷江来水的大起大落,形成对鱼嘴的直接冲刷,造成对鱼嘴等工程的破坏;三是如果不尽快建设杨柳湖水库,紫坪铺工程的综合效益无法有效发挥,不仅国家巨额投资无法收回,而且财政还要背上沉重的负担,每年将亏损5000万元。反方:这对世界遗产破坏极大,不能让“钓鱼工程”得逞。四川省世界遗产保护办公室副主任、遗产保护专家张虎说:在鱼嘴这里看见前面有一个大坝,坝体对都江堰的视觉景观肯定影响。千年以来,很自然的一个河道流过来,现在要人为竖起一个大坝。一旦这个坝修起来,都江堰就将丧失原有的功能,活的文物就会变成死的遗址。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研究委员会高级顾问林源祥指出,当初紫坪铺工程就受到专家们的质疑,有关部门对不同声音置若罔闻,才造成现在“上了紫坪铺工程,就不得不上鱼嘴项目”进退两难的局面。我们坚决不让这个工程开工,因为,金钱的损失,我们可以再创造。而2259年的文化遗产被毁了就永远不会再有,它是一个无价之宝。

  武当山:“1·19”事件

  湖北武当山又名太和山,是道教名山。1994年12月年纳入世界遗产名录时,世界遗产中心的官员就指出,武当山较偏僻地方的古建筑也要同时实行保护。

  2003年1月19日,现存的主要建筑之一、陈逵影视武术学校以租赁方式取得使用权的遇真宫被大火所毁。国家有关部门明确规定不能以委托经营、租赁经营、经营权转让等方式,将风景名胜区规划管理和资源保护监管的职责交给企业承担。而武当山特区文物局却“因经费紧张”,于1996年擅自将遇真宫使用权转让给一家私立“武当山陈逵影视武术学校”。1999年,他们又续签了20年的转让协议,埋下了消防和安全隐患。后又有媒体爆出内幕称,遇真宫实际上已经2年多没有派一个文管员进行管理。

  武当山“1·19”大火暴露出的问题显示,一些风景名胜区,为了维持自身的正常经营和维护景观,将风景区经营权承包的严重问题。同时,有些风景区想方设法把风景名胜区变成度假区,大搞宾馆、饭店和房地产开发的现象已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关注。

  争议焦点

  正方:向海内外招商,走“项目兴区”道路。   在遇真宫遭遇火灾前,武当山旅游区对于号称“项目兴区”的招商引资是津津乐道的。2002年6月,该旅游区宣传部官员告知记者,他们开发引资2.6亿人民币,计划完成共8个项目的开发,当地政府成立了武当山地区招商局,全年向海内外招商,走“项目兴区”道路。宣称一切开发都是在丝毫不破坏景区、基于保护的原则下进行的,没有一项是违反有关规划,违反有关规定的。

  反方:这是变相出租经营权,是违法之举。

  这种做法当时就受到北大世界遗产研究中心的谢凝高教授的质疑,他认为武当山的做法是“违法之举”,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各地区各部不得以任何名义和方式出让或变相出让风景名胜资源及其景区土地。而“武当山的景区规划早已完成,景区的建设开发都应按照经国务院审批的规划进行。”而受商业利益的驱动,一系列的开发将破坏这座名山上至少有四五百年历史的完整的文物古迹与文化遗产。

  张家界:郊区公园

  湖南武陵源,因罕见的地貌特征,于199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景区内的张家界森林公园知名度最高。但在申报世界遗产成功后,当地政府急于招商引资,同时鼓励当地农民办旅游,甚至还有领导带头批条子,使风景区内的建筑设施严重失控。张家界先是1998年前后在山上滥建宾馆、饭店和疗养院等旅游设施,后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等机构的督促下,耗资三、四个亿将这些基础设施拆除。不可思议的是,2002年9月,张家界风景区又以破坏著名景点关月峰为代价,耗资1.2个亿造了破“最高户外电梯”、“最高双层电梯”、“最大载重量最快速度”这三项基尼斯记录的“百龙电梯”,以招揽更多的游客。文物和建筑保护专家们强烈要求目前仍在运营的电梯拆除。

  争议焦点

  正方:应借风景名胜区大建旅游设施。

  这里的支持者,可能是一个部门,也可能是主要领导意见下的某个地方政府。因为极少有人敢公开跳出来说:“为了再多赚点钱,我觉得值得破坏和牺牲历史遗产。”但现实中,我们的决策官员往往就是这么想的。反方:旅游设施泛滥,成了郊区公园。

  1998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在中国世界遗产中心全国委员会、中国建设部官员和专家的陪同下,首次对中国5个世界遗产进行监测,对武凌源风景区张家界的检测结果是:张家界是旅游设施泛滥的世界遗产景区,这是否对景区更大范围的生物多样性资源造成严重影响尚未清楚,但对美学的影响显著,大部分景区像是城市郊区的植物园和公园。中国园林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谢凝高说:“我就要和这些只顾眼前利益,破坏世界遗产的人斗争到底。不管他官大官小,我都要据理力争。我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哪。”   

泰山:经济山

  泰山是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位居我国十大名山之首,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缩影。

  1970年代,有关部门曾三次向国务院打报告,要求在泰山上修建公路。结果周总理都不同意。他指示:泰山是中华民族的神圣之山,要登山,不能修公路。然而,前些年,泰山方面不顾专家们的一直反对,在泰山上建了三条索道和一条公路,不仅有宾馆、饭店,还有娱乐城、电影院,非遗产商业建筑远远超过遗产建筑,自然景观面目全非。根据时间表,2003年世界遗产公约组织将定期对泰山实施监测。去年开始,泰山管理部门即着手景区的综合整治,但以后又会怎样?

  争议焦点

  正方:建成热闹非凡的天上城市。

  泰山的大批建设,是在前些年,泰山管理部门和地方官员提出“把风景的泰山,改造成经济的泰山”、“把岱顶建成热闹非凡的天上城市”等口号指引下完成的。反方:根据世界遗产的承受度控制游客。世界遗产中心委员会对泰山的监测结果是:泰山的管理应主要用于对经典的自然风景的保护,但是,他目前的精力几乎全部用于解决游人对文化遗产的压力。林源祥教授认为,国内很多的世界级和国家级的风景名胜区应该学习国外对国家公园的管理办法,适当控制游客,而不是越多越好,更不能像泰山这样,破坏性建设非遗产的商业建筑。  

 “三孔”:破坏性保护

  山东省曲阜市孔庙、孔府、孔林,统称“三孔”。“三孔”是中国历代纪念孔子,推崇儒学的表征,被世人尊崇为世界三大圣城之一。1994年12月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0年12月中旬,“三孔”管理部门为了以新面貌迎接中国孔子国际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对孔府、孔庙、孔林进行全面卫生大扫除,买来升降机、水管、水桶等工具,对文物用水管从上至下直接喷冲,或以其他工具直接擦拭,使得“三孔”古建筑彩绘大面积模糊不清,同时至使古建筑木结构进水,壁画、殿堂彩绘、金箔脱落,石碑的石隔内渗水,展室文物字画和金属器物的安全造成潜在威胁,给“三孔”文物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争议焦点

  正方:尽管用大水冲,有事我担着。

  事发前,有人在全体职工大会上要求大家“尽管用大水冲,有事我担着。”当对文物产生严重破坏时,有关部门又指斥媒体“夸大其词”、“混淆视听”。反方:文物是无价之宝,谁也担当不起。

  不懂遗产的价值、保护和利用的科技知识,是管不好遗产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教授认为,这是他所知的一次对世界遗产最无知而严重的破坏。


观察与思考----观察记者 徐友龙 

TAG: 选址
相关文章